乌云男青年

小米插画师

到处都有痛苦。而比痛苦更为持久且尖利伤人的是,到处都有抱有期望的等待。

这个城市在夜里浓缩了人际关系网络的整个未来几何学,在抽象中若隐若现,在延展中闪闪发光,在无限的再生产中变得像星空一般。

人间的事往往如此,当时提起痛不欲生,几年之后,也不过是一场回忆而已。

云,灰灰的,再也洗不干净,我们打开雨伞,索性涂黑了天空。

幸福是会重生的。它会改变模样,以各种各样的形态,一次次悄然来到寻求它的人们的身边。

最初那些日子的友谊,总是通向夏日辉煌的疯狂;我知道没有更幸福的时光,除非是,在九月的某些日子,漫游于沙丘之间的黄昏。

当你见到一个你做梦都没想过会见到面的人,你会感到受宠若惊,因为你不去堆砌任何幻想,你就不会失望。

好像从去年开始,
我们的生活里就充满了“阶级固化”“上升通道关闭”等信息,
我感觉好像每一个看到此类消息的普通人都会心里产生一些焦虑感。
大量的信息让我们开始越来越焦虑,怀疑现在付出的辛苦,让我们变得什么事情都要去竞争,去想尽一切办法做到完美,
好像我们大部分普通人也是那一些偏偏不认命,想改变所谓阶级的那部分人,
当下的环境,变化太快,快到我们任何事都要争分夺秒,时间至上在我们周围变得流行起来,
总是赶着,我也赶着,慢慢的,我慢下来才发现曾经那样的焦虑感对我的生活并没有改变,带给我的只有迫不及待的do something。
其实,我们大部分普通人真的不认命,真的想从自己这代变得更好,给自己的子孙更好的生活,这无可否认,
慢慢的,我也明白了,这些扰乱我们节奏的各种爆炸般的信息只是那些大号吸粉,上热门所进行专业化修饰后的文字,
我们正视它,不要被牵着鼻子走,我们可以去努力,想要改变什么,但我们更要脚踏实地,别把自己逼的太赶,
我们不需要在意什么上升通道,或许大部分人压根没想过要去所谓资产阶级那个圈子里,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圈子里做到最好,这就够我们去努力了,成天想着跨阶层,学习各种捷径,反而让自己变得反复无常,有失初心。
把自己尽量做好,比起关心阶层的话题,我觉着更应该是我们所关注的。
如果人人都是马云…没有如果…